小井不是横竖都是二

吃 拍 浪 一条龙

祝我生日快樂:)

【双花】我的爱人(乐乐独白)

真的就是我心中的樂樂和雙花qaq

郝远远远远远远:

音频点我点我点我!!!


神奇的变声器,世界的变声器。


调了个音出来,念了一下之前写的小短篇。独白嘛,好念。


不过变声器还是变声器,音质还是不太好。将就听一下,我自己很满意!这个乐乐!!!!


我戏感真好!!!!!!!!!!!!!!!!!


占个tag嘻嘻






原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我昨天在电话亭给孙哲平打了个电话,嘟了一声我就挂了。
接通了我也不知道能说什么,其实我也没什么想和他说的。我们有三年多没有联系了。朋友圈里微博里都有他,但都跟拉黑屏蔽了似的互相假装看不见。虽然我知道他肯定知道最近我手机又拿去售后了,我也知道他前天跟高中的哥们儿一块儿吃了饭。
我和孙哲平认识十四年,头两年相处得不太愉快。我俩网游里是挺合得来的,但要天天相处就不太好了。我跟他三天小吵五天大吵,内容无非是鸡毛蒜皮,比如他从公用的洗衣机里掏出我忘记拿出来的衣服,怒气冲天地扔在地上,然后我也怒气冲天地说提醒我一句又不会死。既不影响人生,也不影响工作。
第三年我俩在一起了,那年真甜啊。我这辈子的浪漫和爱情可能都耗在那一年了。我俩在会议室里偷偷摸摸的亲嘴,周末一块儿去看电影,孙哲平嫌电影无聊,中途睡着了,我把他脑袋靠我肩上他流了我一肩膀的口水。看完电影我们还吵了一架,五分钟之后他问我要不要喝麦当劳,我说我不喝你滚,他说第二杯半价你爱喝不喝。有一次他发烧,昆明天气变化无常,发烧还带点高原反应,别笑好歹有两千米海拔,北京也就二十米。他一个人睡在宿舍里,生病就生病吧,他还特别生气。对我爱理不理的。我知道他肯定有情绪他又不说。我说你是不是不高兴,他说没有。我说哦那好我去训练了。说完我就走了,估计他杀了我的心都有了吧。晚上我也没去找他,不知道他吃东西没有。他这人就这样,他不高兴吧他也不说,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每次都猜得中他的心情。不过爱他的心战胜了烦他的心,半夜我睡不着,我去敲他门,他不理我,我把门撬开了。我们宿舍门那个锁我一张账号卡就弄开了so easy。他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,也不睡觉也不理我。我说你吃了吗,他心平气和地跟我说没有。我说你饿吗,他说还好吧。我说我错了,对不起。我说你是不是难受。你是不是特别难受。你难受你告诉我。他也妥协了,他说他不舒服,想回家,想吃炸酱面,不想吃他妈的过桥米线了。现在想起来还挺扯的就像喜剧一样,不过当时我们都特别严肃,我说你想家了,别难受夏天你就回家了,我们不吃米线了,再也不吃了。我还抱住了他,明明难受的是他我却想哭。
他生日的时候是夏休,我当时还没钱买机票,坐火车千里迢迢到北京去找他。我看他都快哭了,不过他很好地掩饰了情绪。生日过完我们坐火车一起回了战队。开学高峰,没买着卧铺。我跟他硬座从地北到天南,他靠窗,路上睡觉,脑袋砰砰地往车窗上撞。我靠过道,跟过道里坐行李箱上的男人聊天。临下火车时我已经知道对方家里三个女儿一个儿子,我对面的妹子也已经和她第一次见面的邻座的小伙子交换了微信。我旁边的孙哲平一脸大梦初醒,这世界跟他没关系的模样。
第四年上半年依旧在吵架和腻歪中度过,第四年下半年孙哲平退役了。说实话他手伤这事儿我不是不知道,从一开始有问题我就知道,他也很积极地调整,接受治疗。可这怎么调整。就好比歌星嗓子破了,他还能说话,但他不能唱歌了,不行就是不行。
孙哲平直接退役,看起来对战队是一点留恋都没有。我和他这恋爱还是继续谈,异地恋,小意思。我和他当时太年轻了,对人生和人心都抱有理直气壮的信任。我们觉得没问题,可以的,这世界上有什么能让我和他分开呢?有什么能让我不爱他呢?
后来我发现能让我和他分开的东西太多了,却没有什么能能让我不爱他。然而有时候是这样的,你爱他,但就是没在一起。
异地恋最开始两年我们吵架的次数比以往都多,每次都是天翻地覆,吵到要打架。后来好多了,生活规律,每周轮流千里送。后来有一次我们因为一件小事冷战了半年,半年后和平分手。
分手之后我跟别人说起这事儿,我说我和大孙就好比成熟地离婚,离婚之后不再联系,我知道他过得不错,挺开心,他也知道我还在坚持做自己想做的,挺开心。这就好了。要是有一天他或者我得了绝症啥的,我们还是会第一时间关心对方。但不是现在,现在没必要联系了。
我本来想打电话跟他说我想他。但我想到接下来的对话无非是哦是吗,是的,嗯。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这个电话也没什么意义。就连想念这种事情,我和他也是知道对方的。想是想,然后呢,没有然后。我们都不想重新在一起。大大小小的问题,让我们都疲于在一起。
但我爱他,我从来没有不爱他,我对他有最亲近最深情的感情。我想如果有一天我俩之中只能活一个我希望是他,如果有一天他生了病我希望痛苦的人是我,我希望他一直好,一切顺利,永远开心。
其实说真的,爱情是持续不了多久的,最后维系两个人的不是责任就是家庭。真到了六十岁,就懒得再纠结爱不爱了。但记忆却能一直在人的脑子里,年纪越大就越记得年轻时候的事情。有时候我想我爱孙哲平不只是爱他,我爱我最年轻的那几年,我的疯狂的爱情,我最健康的身体,我无穷无尽的精力,我触手可及的梦想。我的年轻酷炫的男朋友。无忧无虑,理直气壮的青春。
我的爱人和我最宝贵的过去,大梦初醒荒唐了一生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。”
这句和上文最后一句是《南山南》的歌词
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个“我爱你但是我不再喜欢你了”,大概,我懂(。
半夜用平板写这么多想必我真是用情太深



叶神生日快乐!!!